如何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的繁殖效率? | 養牛網

 

A-A+

如何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的繁殖效率?

2017年03月17日 繁殖育種 暫無評論 閱讀 35 ℃ 次

  如何做好奶牛群體繁殖工作?(48)====》延伸閱讀【如何做好奶牛群體繁殖工作?】


  促使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始動因是:應客戶要求,現場拜訪某奶牛場幫助解決其育成牛繁殖表現不佳問題,其中最突出的是976頭澳大利亞進口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配種後仍有157頭未妊娠,育成牛未妊娠率高達16%。非常感謝該場管理人員精確統計了這一數字。這一統計數字提出的問題實質是:在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時,究竟應該採用哪些統計數據?究竟應該設定並實現哪些目標值?總體上來說,我們對育成牛繁殖效率的監控遠沒有對產後牛繁殖效率關注得多,我過去寫了47篇如何做好奶牛群體繁殖工作的文章,但絕大多數只限於討論經產牛,僅有一篇涉及育成牛(涉及到基因型缺陷),本篇則是首次討論有關規模化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問題的文章。


  一、傳統監控規模化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的手段是什麼?有什麼不足?


  眾說周知,在我國奶牛養殖實踐中,我們常用「情期受胎率」和「總受胎率」來考查某一奶牛場育成牛的繁殖效率。儘管這兩項統計數據都非常重要,但「情期受胎率」並不反映空懷育成牛狀況,而「總受胎率」又無時間限制,很難及時跟進。鑒此,發達國家已不單純再依賴這兩項統計數據來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的繁殖效率。


  二、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的關鍵節點是什麼?


  全國奶牛養殖者大概都有這樣的基本常識:


  1. 育成牛在23~25月齡分娩第一胎將能確保其終生效益最高。


  2. 培育育成牛的成本非常高,飼料費用是最主要的開支。


  3. 育成牛應在體重380公斤和體高130厘米時進行配種。


  4. 按中國目前的飼養水平,荷斯坦育成牛必須在13.5月齡(410日齡或更早)時進行配種。


  5. 假定初生母犢體重為35~40公斤,那麼,日增重必須達到0.83公斤以上。


  6. 因此,最後的結論非常明確:所有的荷斯坦育成牛必須在410日齡(或更早)至470日齡之間(三個發情週期)完成配種並妊娠,才能確保其在23~25月齡分娩第一胎。故而,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的關鍵節點實際就是每日必爭使育成牛及時配種和妊娠。


  三、我國宜採用的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常用的統計數據及目標值應是什麼?


  本文並未完全照搬西方發達國家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常用的統計數據及目標值,而是結合國內眼下的具體養殖實踐做了適當修改,簡括於表1.


表1.我國宜採用的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常用的統計數據和目標值

常用統計數據

目標值

自願等待期(即何時開始配種,類似產後牛)

≤13.5月齡(410日齡)

21日妊娠率

>40%

首次輸精平均日齡

≤421日齡

自願等待期後的頭兩個發情週期總參配率

>95%

自願等待期後的頭三個發情週期總妊娠率

>80%

妊娠平均日齡

≤448日

每月妊娠頭數

第二年需要育成牛總數/12個月X1.05%


  現在逐一解釋表中的常用統計數據和目標值。


  1. 自願等待期。


  育成牛自願等待期類同於經產牛的產後自願等待期。對中國大多數奶牛場而言,我們將荷斯坦育成牛的自願等待期設定為≤13.5月齡,即≤410日齡。荷斯坦育成牛達到≤410日齡時,其體重和體高也需分別達到≥380公斤和≥130厘米。假如這兩項目標值沒有達到,則配種時間應該相對應後延,同時認真檢查為何體重和體高沒有達到目標值,萬勿按日齡決定開始配種的時間。


  2. 21日妊娠率。


  21日妊娠率在監控規模化奶牛場育成牛繁殖效率方面使用的目的與經產牛基本類似,即度量育成牛的參配率和情期受胎率,同時隨時掌握育成牛配種和妊娠進展。對育成牛而言,21日妊娠率目標值設定為≥40%,遠高於經產牛。這是因為育成牛站立發情較經產牛明顯且持續時間長,很容易被觀察發見,並且情期受胎率至少可以輕而易舉地達到65~70%以上;如果參配率(即發情檢出率)為60%以上,那麼實現21日妊娠率目標值≥40%確非難事。


  3. 首次配種平均日齡。


  首次配種平均日齡目標值設定為≤421日齡,實際是過了自願等待期410日齡後再加第一個發情週期的一半,即11日。從理論上講,如要實現這一目標值,則所有育成牛在過了自願等待期410日齡後的第一個發情週期內,即從410日齡至431日齡期間,必須全部配種。如果單純依賴人工觀察發見發情育成牛,幾乎不可能實現這一目標值。所以,必須藉助同期排卵技術來確保在該期間所有應配育成牛實現100%參配率。


  4. 自願等待期後的頭兩個發情週期總參配率。


  自願等待期後頭兩個發情週期(即從410日齡至452日齡期間)參配率目標值設定為≥95%。同樣,如果單純依賴人工觀察發見發情育成牛,也幾乎不可能實現這一目標值。所以,依然必須藉助同期排卵技術來提高在該期間所有應配育成牛的參配率。


  5. 自願等待期後的頭三個發情週期總妊娠率。


  自願等待期後頭三個發情週期(即從410日齡至473日齡期間)總妊娠率目標值設定為≥80%。這應該是與以上設定的21日妊娠率目標值>40%密切相關。在我國,個別管理比較好的奶牛場,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配種後一般總妊娠率可高於95%以上。


  6. 妊娠平均日齡。


  妊娠平均日齡的目標值設定為≤448日,這實際是要求在3.5個發情週期內(即從410日齡至486日齡期間)完成全部應配育成牛的配種,並且21日妊娠率高達60%。所以,與前述3和4同樣,如果單純依賴人工觀察發見發情育成牛,幾乎不可能實現這一目標值。所以,必須還得藉助同期排卵技術來保證這一目標值的實現。


  7. 每月妊娠頭數。


  這分兩類情況:


  (1)不擴群,維持現有經產牛群規模。


  如果不擴群,只是維持現有經產牛群規模,那麼,育成牛每月需要妊娠頭數與經產牛群淘汰率有關。如果有1000頭經產牛群,每年淘汰率是30%,計算育成牛每月需要妊娠頭數的公式如下:


  (1000頭X30%)/12個月X1.05%≥26頭/月


  上述公式中使用1.05%系考慮到妊娠期間和分娩期間兩環節損失的總和,生產實踐中可能實際損失要高於這一數值。


  (2)擴群。


  假如計劃擴群,那麼,育成牛每月需要妊娠頭數不僅與經產牛群淘汰率有關,還與擴群規模相聯繫。如果有一1000頭經產牛群,每年淘汰率是30%,計劃第二年擴群10%,計算育成牛每月需要妊娠頭數的公式則如下:


  (1000頭X30%+1000頭X10%)/12個月X1.05%≥35頭/月


  四、如何解釋被拜訪奶牛場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配種後仍有16%左右的育成牛未妊娠?


  (1) 首先,該場澳大利亞進口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配種後業已達到84%的總妊娠率,這已超過目標值80%的要求,不能算低。


  (2) 其次,為增快擴群速度,該場使用了性控凍精,這在一定程度降低了21日妊娠率(與常規凍精相比較,使用性控凍精會使情期受胎率至少降低10~15%)。


  (3) 再其次,連續三個發情週期的配種主要發生在酷暑高溫季節,由於熱應激負面影響,亦會在一定程度降低21日妊娠率。


  (4) 最後,該場157頭未孕育成牛的一部分在澳大利亞當地挑選時已超過18月齡,這從這些育成牛已更換出1對中央永久齒就可做出判斷(圖1和圖2)。如果育成牛在澳大利亞挑選時就已超過18月齡,那很可能在當地也已最少配種過三個發情週期而未妊娠,這自然屬於低生育力和有繁殖障礙的育成牛。



圖1.出現1對中央永久齒表明該育成牛已是18~24月齡。



圖2.2010年7月在澳大利亞為我國完達山奶牛場挑選育成牛時,所有中央永久齒已出現的育成牛將被剔除。本圖示1頭育成牛的中央永久齒已出現。當年總共引進2588頭育成牛,但兩年過去後卻始終有30頭無法受孕,未孕率為1.2%。


  五、如果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配種後仍未妊娠,那可能是什麼原因?


  我一般將育成牛最終不孕症發病率目標值定在5%以下,但國內管理比較好的奶牛場,育成牛的不孕症發病率總是控制在1%以下(包括進口牛)。此外,根據自己多年實踐經驗,育成牛經三個發情週期使用常規凍精配種後,總受胎率一般都會超過95%,參見長富乳業集團第33奶牛場李國光的育成牛繁殖效率統計資料(表2)。


表2.長富乳業集團第33奶牛場李國光育成牛繁殖效率統計資料 

配種總頭數

586

3次性控凍精配種後妊娠總頭數

533

3次性控凍精配種後總妊娠率

91%

3次性控凍精配種後未妊娠總頭數

53

3次性控凍精配種後未妊娠育成牛再改用常規凍精配種後總妊娠頭數

25

3次性控凍精配種後未妊娠育成牛再改用常規凍精配種後總妊娠率

47%

兩年來飼養育成牛總頭數(含2011年數據)

750

兩年來經9次以上配種未孕總頭數

6

兩年來經9次以上配種總未孕率

0.8%

兩年來出生前異性孿生母犢總頭數

2

兩年來出生前異性孿生母犢總發病率

0.27%


  (2012年11月—2013年9月)


  英國的統計數字表明,育成牛的不孕症發病率在3%左右;而美國大量統計數據顯示:育成牛情期受胎率隨配種次數增加而遞減,至第三個發情週期配種,情期受胎率已降至50%以下;到第七個發情週期配種,情期受胎率更是跌至32.7%。依據可靠資料,以上這些不孕育成牛的體況發育、發情週期和生殖系統解剖形態及分泌物均屬正常,但就是長期屢次配種不受孕。理性分析,這種不孕很難歸咎於飼養管理不當或繁殖技術員能力欠佳,因為同群中的絕大多數育成牛在同等條件下卻無受孕困難,均可及時受孕。那麼,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呢?由衷感謝美國牛類動物繁殖生物學家在此領域的不懈努力和傑出貢獻:利用分子生物學手段,這5%難以受孕的育成牛,其中的一些可能存在下述情形的一種:


  1. 這些低生育力育成牛的基因型很可能會含有Y染色體區域的若干基因(詳見本系列文章第34期「為什麼育成牛中總有1~5%配不上?」的論述)。


  2. 這些低生育力育成牛也可能是JH1的攜帶者(也稱JH1單倍體)。具有JH1單倍體的育成牛,其基因型中含有CWC15基因的缺損突變形態。因為這種突變為無意義突變,故使CWC15基因完全喪失功能。CWC15基因的主要作用是處理來自其它基因的各類信息。胚胎中的CWC15基因如不能執行這類功能,那就會引致胚胎死亡,妊娠終止,給人的印象就是這些外觀正常的育成牛老是無明確原因的配不上。我將在後期文章會對這一問題做更詳細論述。

  中國養殖網小編:讓我們幫您尋找身邊最新的養殖技術,幫您解決養殖問題,我們願伴您一起成長。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