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濕」論治奶牛脾胃病 | 養牛網

 

A-A+

從「濕」論治奶牛脾胃病

2017年09月15日 疫病防治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⒈病因病機
  濕邪所致的奶牛脾胃病與多種因素有關。內因脾陽不振、身體素虛;外因飼管不當、飲食失調、季節環境等。二者亦可並存相互作用。濕邪內停最易侵犯脾胃。因脾胃同居中焦,共同主持水谷的受納腐熟、吸收轉輸,是水液代謝的樞紐。脾胃強健,水谷水液得以正常的輸布和排泄;脾胃功能低下,水谷水液不能正常運轉,水反為濕,谷反為滯,聚而為患。因此無論濕邪困阻脾胃,或脾胃功能失調濕邪內生,濕邪在脾胃病中均是應該重視的。奶牛飲水多,食量大,代謝率高,對環境適應性相對較差,飼養管理稍有不當常致濕濁內蘊,脾失健運,氣機失調。
  ⒉證候特點
  濕濁的產生和蓄積需要一定的時間,因而多發病緩慢。症見反芻遲滯、採食減少、不思飲水、腹脹便溏、口津滑利或粘稠、口色淡白或紅黃、倦怠無力、泌乳減少、被毛無光等。濕邪還可與其它四氣相兼,合而為寒濕、濕熱、風濕等,也可與虛實交錯,使證候更加錯綜複雜。但本證的特點是本虛而標實,脾虛與濕盛並存,以脾虛為本;濕邪與寒熱混淆,以寒濕為主。
  ⒊辨證論治
  濕邪誘發脾胃病,治療當以祛濕為中心。祛濕必先健脾,脾氣健運則水濕得化;健脾又必須調氣,氣機調暢則脾胃升降有序。脾主運化而升清,胃主受納而通降,氣行則水行,氣滯則水停。調暢脾胃之氣機,使脾氣健運、胃氣通降、升清降濁,則水濕自消。具體如下:
  1祛濕理氣健脾法:用於治療脾失健運、氣滯濕阻證。證見腹脹便溏、喜食乾草、不思飲水、半吃半倒,口津粘而多者。方選平胃散合二陳湯。藥用:蒼朮、半夏、厚樸、陳皮、茯苓、甘草或白朮、厚樸、枳殼、木香、白豆蔻、生薑、甘草等。
  2化濕溫中健脾法:用於治療脾陽不運、水濕內停證。證見腸鳴腹瀉、不食不飲、口色淡白、口津滑利者。方選胃苓湯加減。藥用:蒼朮、厚樸、陳皮、肉桂、白朮、茯苓、豬苓、澤瀉。或用二陳湯合苓桂術甘湯加減。藥用:蒼朮、白朮、半夏、陳皮、茯苓、良姜、厚樸、蘇梗、白豆蔻、肉桂、麥芽、甘草等。氣虛甚者加黨參、黃芪,痛甚者加元胡、茱萸。
  3疏肝理氣化濕法:用於治療肝脾不和、氣滯濕阻證症。證見食慾不振、磨牙沉吟、口乾不飲、不喜精料,腹脹便溏、口色紅黃、口津粘稠者。方選二陳湯合柴胡疏肝散加減。藥用:半夏、陳皮、茯苓、青皮、柴胡、枳殼、厚樸、香附、白朮、元胡、川楝、黃連等。濕重加蒼朮、積熱加連翹。
  4苦辛祛濕調氣法:用於寒熱錯雜、虛實互見、氣滯濕阻證。證見採食減少、不思飲水、大便時稠時稀、口津或滑或膩,口色或白或黃、病程長、膘情差。方選半夏瀉心湯合二陳湯加減。藥用:半夏、酒黃芩、黃連、乾薑、黨參、白朮、茯苓、陳皮、厚樸、大棗等。濕重者加白豆蔻、神曲;濕熱重者加大黃、連翹。
  ⒋用藥特點
  1活用平胃散、二陳湯祛邪扶正:水濕困阻中焦,可致脾胃升降失常,治療須化濕理氣,祛邪助運。儘管濕有寒熱虛實之別,皆宜助其轉運促其升降。平胃散、二陳湯藥少力專。其中蒼朮、半夏辛溫能燥濕,茯苓甘淡能滲濕,厚樸、陳皮、苦辛能利氣,甘草甘平能益脾,集溫、燥、淡、滲、益脾理氣之功,標本兼顧,健脾而不壅滯,燥濕而不助熱。虛證可加入補益之品,寒證加入溫化之品,濕證加入清化之品。虛實皆可用、寒熱加減用。
  2健脾運濕宜行而不滯:脾胃之功能以運而不滯,納而通降為順。治療當健脾祛濕助運通降,筆者常用平胃散、二陳湯、胃苓湯等酌加薏米、藿香梗、佩蘭、白豆蔻等藥物,意在通過苦燥、淡滲、芳化等法祛濕醒脾。健脾不等於補脾益氣,黨芪及四物之類非有明顯氣虛、血虛證候時不得誤用或早用。對脾虛濕盛患畜,絕不可見其倦怠嗜臥而枉補助邪。健脾之法不在補貴在運,使脾氣行而不滯,胃氣降而通利,則濕邪得化,精微四布。故嚴格掌握健脾而不壅滯、祛濕而不傷正的原則,方為祛濕健脾之根本。
  3濕為陰邪非溫不化:治療濕證用辛溫燥熱之劑本是常理,但濕兼多性,因此常用溫化法治療寒濕證,用清化法治療濕熱證。寒濕內蘊者以大劑溫燥為主,或加入一味連翹、知母;濕邪久蘊兼有熱象者則在溫燥的基礎上靈活送加連翹或黃連,或二者同用。熱象明顯者則燥濕、淡滲與苦寒清化並用,同時施以小量乾薑起反佐之功。
  ⒌病案舉例
  例一:某奶牛,妊娠7個月,第四胎,半吃半倒20餘天,幾經診治無效。證見口色淡白、口津量多、沿唇而下、扯絲較長、大便溏薄、瘤胃虛軟、輕微脹氣。辨證:脾胃寒濕,宜祛濕健脾,理氣和中。方選:平胃散合二陳湯加減。藥用:陳皮40g、炒白朮80g、半夏60g、厚樸70g、枳殼60g、蒼朮60g、茯苓80g、神曲60g、蘇梗50g、甘草30g。一劑證狀減半,再進兩劑諸證皆消。
  例二:某奶牛,7歲,日產奶40斤。該牛身體素虛,常作洩瀉,由於天熱口渴,狂飲冷井水大半桶而發病,不吃不喝不倒20小時。證見口色青白,口津滑利,腰背拱起,糞便稀薄量少,衝擊瘤胃有振水音。辨證:寒濕內滯、氣機不暢,宜溫中祛濕、理氣健脾。方選:胃苓湯加減。藥用:蒼朮60g、厚樸50g、半夏60g、茯苓70g、肉桂40g、良姜40g、元胡50g、乾薑30g、豬苓40g、澤瀉50g、甘草30g。進藥後2小時,該牛排一長尿之後進食反芻如常而愈。


相關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